• Yoga

    熬汤心路:无忧·艺术·永续

    Mona Jiang

    这篇文章写于奔赴香港中文大学(CUHK)攻读硕士学位之前,也是在我完成了阿斯汤伽教培大班和小班课程,并于2022年7月通过梵音阿斯汤伽注册教练资格考试之后。

    犹记2021年的一节英美文学课上,老师让大家用三个词介绍自己。不想,第一个跃入我脑海的是“yogi(瑜伽术士)”这一词。说实话,用这个词时我心中有些忐忑,因为牛津高阶词典认为yogi不仅是勤奋的瑜伽习练者,更是通晓瑜伽哲学、自如运用生命能的至上导师。我心里自愧在第二个方面差得还远,但想来也不妨以此作为追求。

    # 阿汤无忧

    我练习阿斯汤伽4年了,其中严苛地每日Mysore已有1年。在熬汤的过程里,我感到阿汤是一个渠道,通过内观的方式净化自我,超越小我,实现无我

    印度古法瑜伽传承人一乘禅师有言,“柔柔春水月如钩,世间本无愁。”他认为,南唐李煜“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或“月如钩…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的哀叹只是小我的悲愁,如果能超越固执、激进的小我,则可以实现三摩地,抵达无忧之境。

    我对这一瑜伽理论的认知来源于实践和交流。

    在Mysore的初期实践过程中,周围高手酣畅淋漓、宛若蛟龙的体式,老师对他人的辅助都会不由自主地牵动我的意识和心态。心中既钦羡又不甘,这时的我总感到进行一套完整的练习既疲惫也漫长。察觉到我的波动,我的阿汤启蒙老师,崔老师说,“要专心啊!专注于呼吸与体式的联结,专注于自身与一方天地的联结。摒弃恶的小我。”

    这句话仿佛定海神针,每当我思绪外倾时,便默念这句话,感受着老师所说的“联结”和“专注”。通过体式、呼吸、凝视点的结合,逐渐地,我内观的时间越来越长,愈发能体会到梵我合一的欣然,而这时做完一套序列变得心旷神怡、宠辱偕忘

    在丰丰老师的阿汤教培大班课交流过程中,我进一步学习了阿斯汤伽的八支分法。阿斯汤伽串联瑜伽(Ashtanga Vinyasa Yoga)中的“Ashtau”即是“八”的意思,代表着制戒、精进、体式、生命能控制、感官回收、意识集中、冥想、极乐八支修行法门。它们既层层递进,又相辅相成。从递进的角度看,只有实现了个人对外和对内的修行,实现体式和呼吸的结合,提升专注力和觉知后,才能进入冥想,实现三摩地;从相互作用的角度看,老师曾说,“这八支就像车轮的八根辐条,只有均衡,才能使修行者平稳前行,达到极乐境界。”

    可见,基于数论哲学和吠檀多哲学的阿斯汤伽是极具体系化的修行方式,能帮助修行者超越小我,实现超我。

    # 阿汤艺术

    阿汤是生活的艺术,引领习练者享受当下,感悟生命的美好。

    晚清名臣曾国藩曾写,“物来顺应,未来不迎,当下不杂,既往不恋”。和瑜伽哲学相同,这句蕴含着对“当下”的重视。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太多人为了未来牺牲了当下,或将未来在当下透支,也有太多沉湎于过去的得失,唯独忽略了此时此刻,而阿汤能引领我们回归

    阿汤会放大这种心态带来的弊端,从而帮助我们纠正这种偏狭。我曾执着于过去。练习过程中,有时一个体式没做好,虽然为了保持序列的流畅性,我通常会继续往下做,但心中却总纠结于刚才的不完美,而这必然降低练习质量;对于未来,我也曾为了精进而过度练习,导致不得不修养几个月。

    崔老师看到我略略激进,刻意追求完美的练习,说“你看那潮涨潮落,月圆月亏,潮水最高时便要退潮,月盈时便要消损。完美是求不得的,要学会知足,珍惜每一个瞬间。”觅着老师指引的方向,我努力以顺其自然的心态看待过去,以水到渠成的思想对待未来,回归当下,“静赏庭前花开花落,漫随天外云卷云舒”。不再刻意追求结果,成果却自然降临。

    因此,阿汤是一门艺术,凿去外界施加给我们的欲望,使真我显现在此时、此地,彻悟此心、此身

    # 阿汤永续

    在我的认知里,熬汤人是无坚不摧的。年复一年、雷打不动的规律练习不仅需要热爱,更需要钢铁般的意志。

    一旦开始规律性的练习,坚持就变得很容易。就我自己而言,我的每一天都是以阿汤序列开启的。偶尔早上有急事,我会算好时间提前到教室;实在做不完一套也要尽力做到时间允许的最后一个动作。对于练习者,最重要的是休息术(摊尸式Savasana),通常要预留10-15分钟的时间。

    阿汤中蕴含无穷无尽的知识是另一个让我坚持下去的动力。我利用暑假上完教培大班和小班课程后,感到熬汤不应是一时一会,而应该是一辈子的事情。了解从Krishnamacharya到Pattabhi Jois再到John Scott和Chuck Miller等人的渊源,能感受到阿汤一脉相承给熬汤人带来的脉动;学习辅助手法,不仅能在有人求助时即使帮忙,也能实现更好的自我练习;学习梵文计数和调息法能够辅助专注意识,提高练习质量;研究体式与体式之间的逻辑甚至解剖学能够判断市场上所说的正位是否是真正位。丰丰老师曾说,要保持和阿汤的热度可以时不时参加工作坊,培训课,找找新的感受。我深以为然。

    熬汤最终总要进入完全的自我练习。老师是我们的摆渡人,正如开篇唱诵中所唱,“sandarśita-svātma sukhāvabodhe(教导我们发现自我,觉悟幸福,超越自我)”,我每想到我的启蒙老师,感恩之情总是澎湃汹涌。但我们总要离开老师,继续独立地磨砺自我。

    离别总是艰难的,特别是与手把手带你成长的老师告别。由于学业,我不得不前往香港,我曾满怀悲怆地问崔老师,我才练习了一年Mysore, 真的可以在见不到熟悉的导师和伙伴们的情况下继续坚持下去吗?老师说,“要有正念。你相信你可以,你就一定可以。你已经坚持每天Mysore一年了,怎么会不能再坚持呢!我们的目的就是培养独立的能力。”

    现在我已抵达香港,并继续保持着每日清晨的练习。独立的探索是一种考验,但亦有别样精彩。崔老师曾说,“Ashtanga的第七个序列是生活”。无论海角天涯,将阿汤融入人生,坚定熬汤。

    Please stay tuned, more stories to come~